前言

 

這篇文章打完

我不知道哭了幾次

 

這話題很嚴肅希望大家能將這花點時間閱讀

並且了解這個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我不期待能解決些什麼

只希望也許不要在發生這的事情

卻沒想到最近看到「潮寮的毒氣事件」

政府的表現一樣令人失望

於是我就把舊事重提

提起這一個很多人都忘記的故事 

 

在我生日前一年1979年發生兩件大事

 

第一件就是大家一直提

等到我長大後大家都還在說的美麗島事件

這件事情改變了台灣的政治生態

 

normal_1204808461.jpg 

(美麗島律師團當年的名律師現今都以成了政壇上呼翻喚雨的人物)

 

可惜的是第二件就是今天我要提的

 

「多氯聯苯毒油事件 」

過了三十年

台灣卻似乎什麼也沒變 

 

1744926865.jpg  

(當年中央日報的報導)

說來好笑

我為什麼下了這一個標題

因為社會運動人人有責

(好難得我會討論這麼嚴肅地話題)

以前年輕總以為可以改變世界

只追求真理努力抗爭

當年還是熱血青年的熱血

可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可是關懷的心情

還是在的

 

現在不管那一任政府

都會提出一個議題

那就是加入WHO

這一個組織是幹嘛的我也不多說了

加入的其中一項責任與好處

就是享受共有的環安資源

當其中一個國家發生了公害事件

可以與其他國家的資訊流通迅速反應


可是今天我們反過來看看「潮寮事件」

姑且不問人民支持加入與否

我若是會員國的代表

我很想問台灣面對這樣一個事件

你們這樣的處理方式

有什麼資格加入?

normal_1204812768.jpg 

(惠明師生合照)

三十年前 

台中曾經發生過一起事件是「多氯聯苯毒油事件 」

在台中

發生了兩千多人中毒的狀況

其中包含了一百多名惠明學校的盲生

這件事情據說全國轟動

(用據說的原因是因為我沒出生)


當時因為市面上有人在販售低價的「米糠油」

而這些油來自彰化一間油脂工廠

這些有問題的米糠油是因為使用多氯聯苯(PCBs)為熱媒

加熱管線因熱脹冷縮而產生裂縫

結果多氯聯苯從管線中滲漏出來而污染到米糠油 

結果一直到半年後許多的盲生皮膚開始變粗糙

長了黑色的痘痘

初期以為這是青春痘或是夏季的皮膚病

一直到後來才發現這些痘痘

由來不單純

從臉上長到了脖子、腋下、身上、甚至是私處

又痛又癢

擠破的同時還有惡臭的油味

結果連指甲、眼眶變黑

加上生病的人數節節升高 

皮膚科醫生才發現事情不對

一調查後

確定是食物中毒

1639476602.jpg  

(日本油毒症報導) 

這是在當年四月多發生的事情

然而在一位張醫師的友人調查下

發現跟1968年日本曾經發生的多氯聯苯污染食油很類似

問題是當時政府遲遲不敢公佈真相

一直等到半年後

在民眾壓力下日本一份檢驗報告指出

米糠油內的多氯聯苯就是中毒元兇

政府才有了動作

然而受害人數已多達2,025人

範圍廣及台中縣與彰化縣

而且............

因為米糠油的價格比較便宜

多半中毒的患者都是社會中下階層的人


官方的拖延加上商人的脫產

受害者得不到實質的金錢賠償

(當時國家賠償法未立,且立法後規定不能溯往)

2007的一篇統計

當年惠明受害嚴重師生有74人

7人死亡

其中5名盲生有4名死於乳癌、肝癌與胃癌 

另2位教職員的死因也分別是乳癌與胃 癌

 

1639476604.jpg

(日本其他油毒症報導)

 

 1204815417.jpg

柯燕姬老師2005年卸下一生病痛,離開塵世,享年67歲。)

2005年過世的兩位師生柯燕姬與董金 花

柯燕姬老師是台灣第一位考上大學

取得留美碩士的盲人教師

在那個年代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能夠出國留學更是難上加難

很多視力正常的人都不一定做得到

她卻靠毅力做到了

她說她知道以一個盲人身份踏出去會有很多不便

他不認為那些是阻礙 

之所以能去國外唸書

為的是幫助更多的人

她只要一想到這一點更覺得自己該踏出那一步 

normal_1204815418.jpg  

柯燕姬老師說:「我不能失敗。如果我失敗了,其他的盲生就更沒機會了!」

 

normal_1204815419.jpg  

柯燕姬老師走後,家人發現十幾年前她投保婦女險時,就已經把保險理賠受益人寫上「惠明學校」,讓惠明師生潸然淚下

 

在事件發生後

柯老師只能靠洗腎過日子 

 

在過世時

柯老師因為營養不良體重不到四十公斤................

 

在她過世前他的學生董金花前往探視她

 

1744910736.jpg

(勇敢面對生命的董金花,在前幾年病逝在桃園榮總,過世時當年的院長陳院長幫她詢問社會局能否補助喪葬費用,答案令人失望,董金花染病二十六年,享年四十歲,人生有一半以上是在病痛中度過的)

董金花是花蓮原住民

媽媽罹患精神疾病

爸爸為肺結核患者

因為感染肺結核讓她成為看不到、聽不到、不能說的多重障礙者

家人無法與她溝通、家境又貧困

四歲就被送到惠明

由於這樣的遭遇讓柯老師很同情

下課後常牽著她的手在校園散步

聽說她們曾經聊得忘神同撞一棵樹

兩個人雖然痛

但還是笑了起來

淡江大學後來研發成功盲用電腦軟體後

柯老師也利用時間進修電腦課程

學會之後還買一部盲用電腦送給董金花

常常抽空返校義務教導她

對於盲聾啞的學生而言

這是一段何嘗艱辛的教學過程

董金花也用天資的聰穎回報老師的付出

柯老師說:「是抱著嘗試的心裡教她的。」

董金花的確學會了一點盲用電腦

1536475891.jpg

 

但..............

 

因為多氯聯苯毒害

中毒後沒多久就發現子宮有了腫瘤

之後一連串的病痛、洗腎 

狀況比柯老師更差

身體的狀況也讓它失去了學習的心力


那年她才14歲......................

月經還沒來的她卻已經失去了子宮 


25歲又因為乳癌切除了乳房 

病痛折磨了26年後

她也在柯老師過世三個月得到了解脫 

1858988850.jpg

 

 

其中一位非因病死亡的盲生陳昭考

相當不容易才取得按摩師執照的他

卻因為臉上遺留的氯痤瘡痕過於恐怖

導致畢業從事按摩工作時遭客人排斥

謀生困難又抑鬱難解之下跳樓自殺

那一年才21歲

 

normal_1204812771.jpg 

(惠明小朋友天真的模樣) 

其他的惠明學生在離校後

多半是從事按摩業 

不過當年的油毒症所造成的後遺症

讓他們隨著歲月成長體能比一般人差

 

外貌上的缺陷或許可以克服

但是身體的病痛卻是無解

氯聯苯不會隨著時間排出體外

跟一般的毒素不同

而且有百分之七十的機會會傳給下一代

內臟、神經、骨骼、甲狀腺、皮膚

都會有問題

1510417014.jpg 

(顏平芳與秉傑,秉傑也是生來眼盲,從未有過視網膜病變的病史,秉傑也是受油毒症所害的第二代之一)

生兒育女原本是開心的事情

但是對他們而言不然

反而是壓力最大的一件事

其中的一位院生吳佳妮

已經是兩女一男的媽媽了 

1861845651.jpg

 (小時候的吳佳妮)

他的二女兒小時候皮膚呈鱗片狀

同學看了感到特別害怕

二女兒曾對媽媽說

「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

這件事情讓她無限感慨

 

1861845654.jpg 

(吳佳妮與她的一對兒女,感情走來不順遂的吳佳妮始終保持樂觀的個性) 

 

當初結婚時因為先生要求

才生小孩

現在對小孩的人生感到無限內疚

 

她現在省吃儉用只怕有一天他先走一步

他的三個小孩該怎麼辦.................... 

 

 1268075185.jpg

另一名院生許梅芳在教會工作

她運氣比較好外表看不太出來中毒病徵,

雖然目前身體還好

但是她卻決定即使結婚也不生小孩

以免第二代被貼標籤

normal_1192702771.jpg 

(沒學過音樂的李文達,小時候可以靠耳朵聽音符,用鋼琴演奏出音樂,充滿了天份,如今僅僅靠按摩維生,可是容易累的他做起來相當辛苦) 

呂文達也是

以前的氯痤瘡

現在雖然只剩下留下來的坑洞

背上卻有一個最近才開刀割除的膿包傷疤

體力不好日夜顛倒體力負擔大的按摩工作

隨著年紀對她而言越來越吃力

不過這都比不上她心靈的傷害 

因為怕被看到身上的東西

他從來不敢去游泳池 

1536475882.jpg  

講話直接的老師卓中信

也是受害者之一

當時省衛生處長胡惠德拿了一百萬來給惠明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照顧他們

可是胡處長卻對他們說:『今天我如果不是同情你們的話,根本就不會來了』

還說:『你們中毒,政府要負什麼責任?如果你們在中華路吃了牛肉麵拉肚子,難道政府也要負責嗎?』

人在現場的卓中信聽了胡惠德的這番話

再也忍不住內心有如火山爆發般的憤怒

立刻衝上前去

很不客氣地對胡惠德說:「如果你是同情我們才來的話,現在就給我走!」
 

兩千多位病患

就有兩千多個故事 

然而現在這一群人

還是得不到政府的照顧

20070131-210132-389-1-6.jpg 

(當年的新聞擷圖) 

三十年前資訊不發達下

加上當時政治環境的因素

源頭的管制沒做好

事情的發生並沒有即時的處理

後續也無法給予這些人醫療的照顧

政府給了錢

就要人自生自滅

受害者的心裡輔導?

後續併發症的治療?

事件後的追蹤與管理?

受害者沒有得到政府或業者的補償

甚至一句道歉都沒有 

1536475892.jpg 

三十年後

今天的潮寮事件看起來像是另一個 

「多氯聯苯毒油事件 」

normal_1204812772.jpg  

還是就像是紀錄片導演說的

「如果說,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這段歷史空白正好印證了,台灣的環保運動始終難以振衰起蔽。公害、食品衛生事件迄今仍不絕於耳的原因。 」

 

normal_1204811758.jpg

(令人敬佩的惠明大家長,迄今依舊為了這一群學生奔走,高齡七十七的她,這些學生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寶)

 

 

後記:

所有的圖片資料來源來自

《油症-與毒共存》~恭喜獲得2008南方影展首獎

紀錄片《與毒共存‧惠明人 》的拍攝緣起與拍攝記事 

這兩個部落格有更豐富的影音資料

在今年度陳校長將成立油毒症患者

請大家給予支持

 

如果我部落格迄今有任何文章是最希望能讓大家看到的

我希望是這一篇文章

一邊留著眼淚一邊看完所有的故事

那種難過的情緒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但是在上面兩個部落格當中

我卻發現

每個人都曾經失落、低潮

最後都是開朗的面對自己人生 

 

或許在不景氣中

希望大家能鼓起勇氣向前走

 

此外也希望政府不要在「這麼慢」了

十二月四次的空污事件還不夠加速你們清查嘛?

沒有有毒事業的監測機制

一名父親因照顧吸入毒氣而住院的兒子太累

心肌梗塞病逝

潮寮國中總老師咳血還到校上課

也難怪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

會罵工業局及環保署根本是「混蛋加三級」 

 

這真的是台灣的痛

三聚氫氨在毒奶事件前沒有標準

台灣的板材乙醛含量沒有檢驗標準

空氣污染也沒標準

 

一個經濟成長的國家-台灣

卻有著不符成長的環評觀念

希望我們這一輩

能永遠記得這個教訓

egg38164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